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角魔族的血性
    “现在天道缺失,我天机门也已经失去对于一些事情的预知,所以你们不用拿这种炽~热的眼光看着老夫,如果我天机门还像百万年前那么强横的话,老夫也不用隐身埋名在这缥缈仙宫~内苟活于世!”这位三长老能够感应到郭阳明那炽~热的目光,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落寞地开口说道。

    这老头说完之后,摆摆手,对于郭阳明等人的挽留无动于衷,只见他毫不在意的转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让在场的郭阳明,任老魔以及杨浩等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老家伙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

    “杨宫主,难怪如今你缥缈仙宫如此兴旺,原来是因为有天机门的门人辅助,啧啧,怪不得这一千多年来,你缥缈仙宫能如此快的崛起,老夫不服不行啊!”任老魔看着消失的老者,嘴里满是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个天机门老家伙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要说天机门已经没落,在场所有人都不会相信的,毕竟那老家伙刚才所言,也绝对当不得数的,刚才那个老家伙说的话,有些即使是他们,都能猜测的出来。

    刚才角魔族那些人匆匆离开此地,就证明了肯定是事情有其他的变化,如果角魔族的内部出现什么问题,再加上刚才这老家伙所言的虫族的威胁,也将短时间内被人解除,那他们的后顾之忧也就跟着荡然无存。

    而如此以来的话,他们这些人之前的所有打算以及计划也就荡然无存。要说还有什么是他们这些人无法确定的事情,那也仅仅只是他们人类势力内部的矛盾。这是由于九天十地封天大阵长达百万年的封印,使得这片天元界内的人类之间势力产生了隔阂,如果不是青云大6上的那种可怕的生物带来的危机,使得短时间内即使九天十地封天大阵出现崩溃,但依然没有哪个势力不开眼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直接动手和其他势力生冲突。

    而以人类修士内斗内行的脾性,短时间内还好说,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来压制的话,以人类这种自私的种族要是天元界还能保持安稳,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之前罗修所担心的那些事情,包括天元界很可能会出现战乱,也是十分有道理的。现在之所以还是如此的安稳,宁静,也只不过是因为大家实力相当罢了。而且想要称霸整个人类修士界也不是现在的修真界那几个号称修真界十大门派的宗门能办到的,相信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应该也没有哪个门派会如此的不长眼。如此一来的话,他们之前的一些准备,也就不需要继续进行下去。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轻松。随即杨浩便招呼着众人再次返回大殿,并且将之前的那个天机门老家伙说的情况加上他们之前猜测讲了出来,并且达成了暂时观望的准备,只是想到此事还在缥缈仙宫别院住着的天剑山庄一行人,无奈之下,众人也只能一同来到天剑山庄少庄主所在的那个院落。将他们得到的一些消息给他讲述了一下,然后在这位长相奇异的男子惊愕的目光当中将他们的打算也讲述了一遍。

    “你们的意思本少主大概明白了,也就是说你们短时间内不会派兵增援我青云大6对不对?不过你们刚才说的消息如果能够科宁的话,那对于我天剑山庄也是有着极大的鼓励的,至于这件事情准确与否,本庄主还要消息确认一下,毕竟事情万一有变,那对于我天剑山庄的危害,呵呵,本少相信事情不会如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你们没有和那些怪物交过手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可怕,我青云大6三大势力百年内死亡的高阶武者过上万人,如果不是三大势力的老不死出手过几次,相信现在你们也不会在这里和本少有这么淡定的交流。要知道我天剑山庄,可是和这些残暴的生物战斗了长达百年的时间,对他们的脾性也极为的熟知,以他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的残暴行径根本就不会出现你们所说的这种情况。”许久之后,天剑山庄的少庄主才消化了杨浩等人的带来的消息,随后他又将自己得知的一些情况,结合起来仔细考虑了半天,给出了这么一个模糊的答案。

    “事情就是如老夫之前所言的这些,暂时我们也已经达成了协议,根本就不可能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变动,因为现在已经有门派带着门下弟子先离开了,如此一来的话,我们之前的一些决议,也就没有可以实施的基础。所以关于增援青云大6这件事情,如今看来只能从长计议,既然你们有办法与青云大6上取得联系,那就不妨先行联系一下,情况明了之后,你我到时候沟通下,本座也能有理由说服其他势力的话事人,如此就先如此说了,其他的等你们有了消息之后我们再做打算。”听了天剑山庄少庄主的话,杨浩微微思索便有些明白了他说这些话的意思,随后他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有些不以为然的开口将事情定了下来。

    “我要和我所在的家族取得联系的话,最短时间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还是希望你们再慎重考虑一下,毕竟如果我们生活的那个星球陷落的话,你们势必会直面那些恐怖的家伙。”天剑山庄少庄主好像还是有些不死心,忍不住有些急切的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容我们在行商议吧,现在当务之急的事情,是你先和你所在的大6取得联系,之后我们再讲其他的事情好不好?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有些事情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就在刚才,我们的一个盟友就匆匆离开了这里,他们应该是族内出现了问题,具体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虽然只是和族内暂时失去了联系,但是他们可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种族,没有他们的参与,只是我们这些人根本就不起多少作用,也组织不出多少实力,所以说你们要是能和那边联系的话,还是尽早联系为好,至于其他的事情,呵呵......”杨浩十分清楚他此刻的急切心理,但是他也只能叹了口气,毕竟仅仅凭借缥缈仙宫一家的实力,根本对这些人造不成任何的威胁。更加可悲的就是,他也没有那种将所有宗门拧成一股绳的实力,所以也只能摊摊手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

    “那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见他如此说,无奈之下天剑山庄的少庄主也唯有跟着叹了口气,和身边的那位黑袍修士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不再多言,都站起身来,目送着消失在院门处的杨浩等人。

    “少主,现在情况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们也只能先和门派取得联系,看看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了,如今我们出来也已经有三年多了,也不知道门内如何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联系上了之后再说吧。”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院子,那位黑袍修士也叹了口气,神色间也好像一时间苍老了下来,看着还在愣神的少庄主,心中也只能苦笑,随后收摄心情,忍不住低声劝道。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正如长老所言,暂时来看,其他的事情也只能之后再做打算了。”说完他便起身向室内而去,原地留下的那位黑袍老者也叹了口气,迈步跟上。

    而在同一时间,在那颗包裹着红色火焰的星球上,三角眼男子的疯狂行为还在继续。随着他的疯狂继续,也终于找到了角魔族的核心之地,只是此时三角眼男子的心情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看着面前这个血色的光罩,男子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此时他正在站在一处有着大型防护阵法的地方一筹莫展,这里虽然极为的庞大空旷,但是那个古怪的阵法,在现在的他眼中,可是让自负的他整个人都有种狂的冲动,原本在他看来,这么个阵法在他眼中虽然也极为的棘手,但是在之前的半天当中,任他无论如何施为,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之轰破。

    这也是他在横扫了整颗星球之后遇到的最顽强的阻力,因为在这颗星球上,虽然之前他也遇到过一些阵法,但是这里的阵法防御能力堪称最强的,以他次帝君级别的修为竟然在短时间内无法攻破这个防御阵法,虽然也因为天地规则的限制,使得他不敢轻易动用全部实力,但是以他对于天地规则的理解,眼前的这个阵法能支撑那么长的时间,他反而不这么着急攻破眼前的阵法了,毕竟无聊了将近二百万年,能找到一些乐趣对于三角眼男子而言,也未尝不是一种泄之前的郁闷郁结心情的一种方法。

    只不过此时的三角眼男子有些后悔,刚才他全力攻击了半天,面前的阵法不但没有崩溃,反而出现的情况让他感到有些惊疑不定,因为随着他的攻击越的凶猛,面前的这个古怪的防御阵法也好像开始变得更加强大起来。颇有一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感觉。

    而此时单单只是落在这位三角眼男子手中的角魔族族人已经过千万。要不是这中间也因为下手过重,错杀了不少人,以这家伙的修为,在这个世界上也都是堪称变~态的存在,这也使得他的行为并没有任何的阻挠,此时在这里受到如此的阻拦,他心中要是没有点情绪绝对是不可能的,而要不是这家伙下手度够快,加上他的身法极为的变~态,他根本就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散布在整个星球各地的角魔族族人全部抓起来。

    先不提三角眼男子在这边苦恼着该怎么破除面前的阵法,此时在阵法内的人已经现了三角眼男子的弱点,因为从他那攻击的频率来看,此人好像在攻击的时候,身体有着极为的不协调性。

    人群中一位白苍苍的老者,目光有些阴寒的看着外边不断轰击阵法的那个三角眼男子一脸的肉疼之色,他心中也跟着暗暗叹息起来,如果这男子继续下去的话,他族内的那些青壮族人很可能就会一个个跟着献祭死亡。这个强大的防御阵法之所以能支撑那么久,唯一所能依仗的就是角魔族族人的血祭。

    在这阵法的核心处有一座巨大的广场,广场中心的那个石台那里便是阵法的能量核心,平常的时候阵法的运行都是使用的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将这个星球的地核内的高温转化为阵法所需要的能量。眼下情况危机,天翼族又没有及时赶来,所以为了保证这里的人安全,角魔族大长老已经有些疯狂的命令他族内的青壮年开始血祭,所以阵法也跟着越来越强大,在三角眼男子的眼中也就越的感到诡异起来。

    “长老,再这么下去的话,我们都会跟着完蛋。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和这人拼了,反正他应该是有所忌惮不敢全力出手。”站在白老者的身边一位膀大腰圆的,头顶金黄色独角的男子忍不住有些暴躁的在那里走来走去,一脸的暴躁。

    现在这种局面实在是让一向极为暴躁又十分好战的角魔族族人上下都感到憋屈,原本已经被压下去的暴躁此时再一次的在现场这些族人的心中酝酿。

    “没办法,我们只能如此,外边那人修为实在强的可怕,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如果我们出去的话,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路可言。现在的情况也只能在这里硬抗了,只希望这个人能失去耐心自己离开,除此我们别无选择。如今我们也只能寄希望与族长他们赶紧回归,这样的话,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大家都要做好赴死的准备。”老者看着自己身边这些年轻的族人,也微微叹了口气,他虽然平时也极为的霸道,行~事作风也蛮不讲理惯了,但此时被人欺上门来,他竟然在这些族人面前做了缩头乌龟,要说没有一些惭愧,绝对不可能,但是此时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既然不能独善其身,那就同归于尽好了。

    “不,我倒是不希望族长他们回来,有他们在,没准我们的仇还能有得报的那一天,一旦族长他们此时回来,而以他们的实力未必也能奈何的了眼前这人。”在老者的话音落下,人群中另外一个也和他长相相似的老者也开口说道,只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是和老者说的话截然相反。这倒不是他有意要和自己的哥哥唱反调,而是他十分清楚,仅仅只是外边那人表现出来的变~态攻击力,他也知道,哪怕是自己的族长和那位复活了的百万年前的前辈大能依然对于眼下的局面没有任何的办法。想到这里,他反而对于自己哥哥的说法有些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9/5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