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三百零三章 许渊的计划
    “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先不说我们那位师尊根本就不可能提前谋划到三百多万年之后的事情,单单只是他此时的修为以及灵魂状态,就不可能对我们造成任何的威胁。以他此时只是借助那上古神器,才能保住性命的情况,我想此时的他躲我们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眼巴巴的凑上来让我们杀。所以说,我们与其担心找到他之后无法留下他,还不如想想我们该怎么找到他,即使是施展乾坤无极大~法能不能再次精准的找到他的位置,这件事情反而来的更有意义些。”而在听到许渊的话之后,肖蔷这位自从肖无敌四人到来之后一直不出声的女人也开口说道。

    只是这女人此时的样子要多诡异就有多么的诡异,而且此时她的脸上好像带着一股莫名的笑意,这种神情实在是让许渊神色也跟着不对劲起来,如果说先前的他还只是对着女人有些提防的话,此时见到他这么说,听到她说出来的话,更是直接令许渊的脸色,虽然觉得难看,但是看了看在场其他人也根本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其实肖蔷这么想是有她自己的道理的,先不说其他的,单单只是此时吞天魔帝这种样子。只要吞天魔帝的脑子没有坏掉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凑上来,所以说,此时肖蔷说这番话是绝对站得住脚的,而且也从侧面说明,如果他们在短时间内无法找到吞天魔帝的下落的话,那以吞天魔帝的本事,想要这次能彻底抹杀掉他也是不会轻松就能做到的。

    只是许渊还是有些担心,虽然他很想认可肖蔷的说法,但是想到吞天的恐怖手段,他此时仔细想想先前生的事情,尤其是在他们心血来~潮的时候,两人所做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事情,许渊总感觉此时就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时刻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想到这里,就是以他的修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而且他越来越无法平复吞天的突然出现所带给他内心的惊惧。

    “那我们就先试试!”见到大家都将目光看向自己,许渊也只是仔细考虑了一下肖蔷说的这番话,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然后在场众人都将目光看了看肖蔷,现她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说法,只是也跟着别人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许渊便开始考虑该将这次施法放在什么地方好,因为施展这门秘法的时候,所有参与的人都要全神贯注,精神力也会格外的集中,在施法的过程中也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所以想要尽量不让外人知道他们所做的这件事,那就要找到一个安全而且还要极为隐秘的地方,忽然间,许渊神色一动,想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不但可以施展乾坤无极大~法,就是其他事情也是可以做做的,想到这里,许渊不由的脸上带着一些诡异的笑容。

    “大家既然已经都没有异议了,那就跟本道来,这次事情紧急,我们所做的事情又要尽量保密,所以想要找个安全隐秘的地方也是很难的,还好那件东西还在,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去那里好了,大家跟我来!”许渊在将一切都考虑完全之后,看了其他人,现他们也都注视着自己,便对着他们一挥手,当先飞起。

    见到众人都没有异议,许渊抬头望了望,直接一个闪身向上空飞去,他们既然已经打算动手搜寻那位的存在,就断断不会在这个显眼的地方。这里虽然平常也没什么人敢过来,但是可保不住有一些修为强大的人在他们施展秘法的时候出来偷袭,要知道他们虽然修为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极为强大的存在,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们也不是没有敌人的,其中有很多,修为也仅仅只是比他们弱了那么一点,如果不是他们身上有当年吞天魔帝为他们打下的基础,只怕此时他们六人能到达今天这一步的也就许渊一个人罢了。要真的是如此的话,那到时候可就有大麻烦了。

    众人跟在许渊的身后,向着无尽虚空飞去,当许渊向着这里飞来的时候,其他人就都知道他们所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了,这里不属于他们六人中的任何一位,而施展乾坤无极大~法损耗也极大,如果在他们六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的地盘上,估计其他五人都会有顾虑,实在是这门秘法的后遗症太变~态了。

    此时见到许渊带着他们向着那个地方而去,大家也都暗暗的放下了心来。在他们心中,那个地方是最合适不过的,在此时众人的正上面,有一座名叫逍遥殿的存在,那是一件天品道器,正是吞天魔帝的唯一留下来的一件宫殿法宝。当然说是留下来的,其实不是很恰当,实在是这件东西当年可以说是差点就成了吞天魔帝的坟墓。

    当年因为保密的原因,他们就是提前对这件天品道器动了手脚,才能一击将吞天魔帝给击杀的。只是众人再次出现在这间逍遥殿当中,所有人心绪都有微微的不一样。如果说先前他们对于已经死了三百多万年的吞天魔帝没有太多的印象的话,好像自从那人死了之后已经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啦,在看到这件宫殿法宝的瞬间,吞天魔帝在他们心中的那种伟岸强悍的印象,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他们的心田当中。从刚刚开始肉~眼能够看清楚逍遥殿的瞬间,天妖道人的情绪就显得极为的不一样,他先前也对自己心中的那种不以为然感到可笑,然而此时看到这件法宝之后,天妖道人心中又有了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觉。

    如果说先前他还因为手中有七十二门宗门势力在手还能保持镇定的话,那此时天妖道人心中已经对于先前的那种想法,不再抱任何的期望。想到自己那位师尊的狠辣,他很清楚,即使是此时他在这次搜寻过程中放水也万万不可能再得到自己那位师尊的原谅。

    其实他当年就曾经放过水,然而情况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变,如果说当年他放水,导致吞天魔帝逃过一劫的话还好说,以那老家伙的心性估计早就再次杀回这里了。既然在他放水的情况下,吞天魔帝依旧没有任何意外的挂掉,那就从侧面说明了此时即使他再次出现在吞天魔帝的面前,那老家伙也依然会毫不留情的掐死他。

    “有百多万年没有来这个地方了,也不知道当年我们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虽然那位对我们来说,随意打骂都是轻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这些人能有今天这种境界的修为,不得不说和那人的努力也分不开。所以此时要让我再次做出当年那般事情,本道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说话的是老四路晨,只是此时其他人在听到他这般虚伪的言语都感到一阵愕然。

    此时他完全看不出来刚才那抹焦急之色,经过许渊与肖蔷的解释,他也很清楚,短时间内自己那位师尊不可能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其实这很简单,因为修为的原因,此时他们六人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即使自己师尊他身边有那位异族的三笑真君的帮助,自己那位师尊也断断不敢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

    “老四,你这么说就有些不对了!当年那件事情可不是我们逼得你做的,要不是你我是师兄弟的话,我们也不会有今天的聚集,说起来,师尊那老家伙最先要得到的就是你的身体,所以说,老四你还是老实点好,本道建议你最好是不要单独行动,不然的话,真要是被那位得手的话,我想你的下场就不用本道多言了吧!”看了一眼说话的路晨,许渊嘴角微翘。

    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更加稳妥的计划,既然自己那位师尊已经提前触到了,那他们就不得不想办法遏制住自己师尊的未来,不然的话,真的要被他抓~住机会,成功夺舍的话,以那老家伙的底蕴,他想要再次重返巅峰,绝对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到那个时候,这诸天万界还有什么人能压住他。

    而他带众人来到这个逍遥殿的另外一层原因就是想要借助逍遥殿的阵法,将自己这位四师弟关在逍遥殿中。如今看来,这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他即使是将自己这位四师弟看得再严实,也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而他怕就怕自己那位师尊还有其他后手可以牵制无极魔身的命门,而一旦老四出现在自己那位师尊的面前的话,到那时候,以那老家伙的能力,想要在短时间内夺舍老四的身体是绝对有能力办到的。所以说,他再三考虑之后,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将老四暂时关押在逍遥殿当中。不但如此,他也准备暂时躲避在逍遥殿当中,而这次施展乾坤无极大~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其实四师兄这么说也是有些不妥的,先前我们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断断没有再后悔的,可能先不讲其他的,单单只是我们师尊那瑕疵必报的性格,一旦我们落入他的手中,那绝对没有好的下场,更不用说他当年收我们九个为徒弟,所报的目的也并不单纯。你们要知道自始至终,那老家伙就从来没有将他的最主要的神通传授于我们,虽然我们都曾经向其提起过,然而那老家伙当年可是说过,那门名叫北冥神功的吞天大~法,可是他族中的不传之秘。没有他那一族的血统是断断无法施展这门秘法的,然而现在想来,当年的老家伙就是防着我们呢。”肖无敌深深的看了一眼许渊,然后转过身微笑着对路晨说道。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极为的古怪,但是有件事情他很清楚,那就是这次之后,自己这位四师兄是绝对再也没有见天日的时候。因为只有路晨的肉~体彻底销毁之后,他们以后才能有喘息的时机。虽然这么做极为的残忍,但是眼下如果找不到吞天魔帝的下落,也就只能牺牲老四了。

    “不错,如今想来,当年那老家伙确实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我们这么做也不算是有负于他,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年我们能杀他一次,今天还能再杀他一次。”许渊好似察觉到肖无敌的目光,忍不住深深地再次回望了他一眼,然后他好像对于这时候的情况有些好奇,深深的将目光眺望了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家稍等一下,祭品马上就来!”众人已经如今所在的地方,就是逍遥殿的大殿当中,此时大殿的正上方,一块诡异无比的玉质石碑正在虚空悬浮。这时六人成等腰三角六边形的样子,分布排列站在六个不同的方位,大家各自盘膝调息,准备为施展秘法做准备的时候,许渊再次开口,只是他的话,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大家也都知道,在这之前还要先给这块诡异无比的玉碑献上祭品。

    而随着许渊的话音落下没有多久,一个空间漩涡出现在逍遥殿的外边,只见这个漩涡飞的打开,从中走出一个金属怪物,说他是金属怪物其实也不错的,嗯,准确的来说,此人应该是一个金属傀儡,而他整个人身高过五米,同样带给人强烈无比的压迫,因为从刚才这人出现的方式,可以看出来,此人所修炼的功法,绝对非同凡响。因为仅仅只是凭借肉~身就能横渡虚空的存在,那断断不是一般人所能够企及的。

    只见此时金属怪物手中提着一个身长过五千米的巨龙。当然说是龙有些高看他了,其实这是一个身长着紫黑色的三爪巨龙,正是许渊口中所说的祭品,而在这金属怪物刚刚出现的一瞬间,许渊的身影原地消失在大殿当中,下一个出现在这金属怪物的身前不远处,伸手一,将那条巨龙抓起,下一刻,身影突兀一闪消失在原地。

    “东西到了,我们动手吧。”许渊说着便一挥手,将这条龙直接分尸,抛向了虚空悬浮的那样诡异的玉质石碑。只见这原本洁白无暇的玉质石碑,飞变得血红而诡异。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液吸收的越来越多,原本还是青色的玉碑飞的变得血红无比,之后就看到原本还玉白色的石碑飞的再次猛地一吸,只见所有的血液全部被他抽干,就连此时盘膝坐在这周围的那六人都莹莹感到了一股磅礴的血气从那血色的玉碑当中传出来。

    如果巴菲特或者是罗修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出来,这块血红色的石碑此时的表现和血肉丰碑极为的相似。然后只见六人依次站好,一个个开始齐齐动起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使用双手结印,然后飞地打入那血红无比的玉碑当中。

    只见一时之间,场中六人飞地将结好的印诀直接冲着血红色玉碑丢过去。然而这还没完,只见越来越多的法诀落入那玉碑当中,然而玉碑依旧稳如泰山,咬死不动。之后就在众人都感到很可能遭遇到阻碍的时候,只见玉碑所在的那片空间已经开始变得极其不稳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9/5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