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三百零六章 心有余悸
    而此时此刻,位于无尽虚空当中的罗修与巴菲特两个人却是浑然不觉危险已经降临,两个人此时却是在各干各的事情,全然没有一点紧张之色。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片天地里边隐隐有一股诡异的能量开始悄悄渗入到巴菲特所施展的万里冰封当中。

    然而无论是巴菲特还是已经将全部身体都淹没在治疗舱当中的罗修都没有察觉到这股诡异能量的到来,只有被巴菲特用禁制法门禁止住的那块血色石碑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血色石碑挣扎的越发强烈,就连巴菲特设置的阵法也已经无法控制住石碑的左突右突,动静越发的大了,同时也能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声低声的咒骂:“两个找死的蝼蚁,本帝要被你们这两个该死的蝼蚁害死了,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简直就是两头猪!”

    一边咒骂,吞天魔帝一边又在不停地操纵着血色石碑撞击着阵法,虽然巴菲特已经进入了深度疗伤状态,但是作为一个活了那么多年的老油条,他对于外界的一些危险也有十分敏锐的感应。当然,这也和吞天魔帝搞出来的动静实在有些大有些关系。

    看了看自己布置的阵法已经快要被那石碑完全破掉,巴菲特不由的嘴角抽了抽,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咒骂声,不由的心中诧异之下,也整个人都有些不高兴,尽管此时他也对血色石碑内的那人有些兴趣,但同时又有些无奈。虽然先前他是抱着想要独吞血肉丰碑的打算,但是在听到吞天魔帝的那几句咒骂,心中不由的就有些挠头。不过现在他在经历刚才的那番变故袭击之后,心中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这种贪欲。因为凭借他的见识,他很清楚,能跨位面袭击他们的那俩人绝对不是普通之人,结合石碑内的那道灵魂话中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他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此时见到那石碑还在不断地左突右撞,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念至此,巴菲特不敢大意,急忙起身将自己设置的阵法解除,还没等到他说话,吞天魔帝的话音就传了过来“你这蝼蚁,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着本帝跑啊!真是要被你这家伙给害死了!”

    吞天魔帝表现出来的急切,此时尽管巴菲特没有看到他急切的样子,他也能从他焦急的语气当中听出来他此时一定极为的紧张,而且好像还十分急切的样子。他皱了一下眉头,对于吞天魔帝此时说话的语气十分不满,不过他随即就想到这家伙能够仅仅只是凭藉灵魂之躯,就能抗衡一位强大修士的攻击,他也能知道这老家伙生前一定是位极为强大的存在。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出声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说这么多废话,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难道有人找到了我们不成。”

    之所以这么问,他也是忽然间心中一动,临时想起来的这件事情。先前他就有所怀疑,这老家伙一定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的手中,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引来仇敌隔着一个世界位面隔空对他发动偷袭。要么就是这老家伙身上有什么大秘密,要么他就是有极为强大的仇人在寻找他的踪迹。不过他想到刚才自己使用的这种阵法已经可以完全屏蔽掉任何散发出去的气息,那现在这老家伙在这个时候慌张干什么?

    “赶紧的,没有时间跟你在这儿废话了。我那几个不孝徒儿已经找过来了,如果你还要在这里拖拖拉拉的话,当心待会儿性命不保。”吞天魔帝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着急忙慌的,竟然会惹来这样的发问,忍不住有些爆笑。但是此时情况紧急,他要想逃离这里也还要倚仗面前这个蝼蚁的力量,所以不得已之下,他也只得耐心的出声解释。

    “你是不是开玩笑呢?不是本道看不起你那几位徒弟,隔着空间位面那么强大的空间壁垒。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找到我们的所在,再说老夫刚才施展的这冰封万里神通也不是开玩笑的。再加上刚才在你身周布置的那个阵法,怎么可能会被其他人察觉到你的所在。”而听到吞天魔帝的这番话之后,巴菲特笑了,他整个人犹如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左突右突的石碑。

    “哎,我说蝼蚁,你这是什么表情?本帝还会骗你不成?都到了什么时候了,本帝哪里还有那个闲心来骗你,再说现在都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本帝哪里还有闲心跟你在这里开玩笑。该死的蝼蚁,你到底走不走?”而听到巴菲特的疑惑,吞天魔帝原本已经克制的怒火,此刻再也压制不住,他整个人都好像被刺猬扎了一下,整个人顿时毛了起来,说出来的话也让巴菲特听的都不由得嘴角抽抽。

    “没有不相信你,只是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有人已经找到了我们?而且不是本道自夸,以我此时的状况,这片空间内要是有些什么风吹草动,根本就瞒不过本道的神魂探查好不好?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别的不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片空间已经被本道的神通所覆盖,这里面要是混入其他一丝一毫不属于本道的力量,本道早就已经察觉。”看着吞天魔帝所在的这个石碑,巴菲特很快反应过来,便将一直埋藏在自己心中的疑惑忍不住出声问了出来,不是他不想走,而是面前这人说话好像自相矛盾一般。而且此时此刻旁边的那小子还在疗伤,他不清楚自己随便移动那个棺材样的东西,对那小子究竟有没有影响,所以他此时也只能暂时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出声说道。

    “看你也是从天辰部洲过来的,那你应该听过吞天魔帝这个名字吧。”好似认命了一般,吞天魔帝不再似先前的那般暴怒,说话的语气也平和了很多,只是他问出来的话,却是让巴菲特不由的一愣。

    “知道,怎么啦?当年本道出没游历三界的时候,正是吞天魔帝最后的辉煌时候。至今本道还记得当年吞天魔帝身死的时候,整个诸天万界都是大乱,几乎所有的势力都开始了征伐。而当年的事情,虽然本道因为境界的原因所知不多,但是也知道当年吞天魔帝身死之时,几乎所有的势力都好像被人清洗了一次似得,而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就是因为当时的域外天魔已经被大帝打败,就是因为他为了对抗域外天魔的偷袭,不惜生死的。你问这点儿干什么?”对于吞天魔帝的问题,巴菲特略微思考了一般,便毫不犹豫的将他所知的那一些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讲了出来。

    “本帝先前说那么多,你们都不相信,那本帝也就和你讲实话了,本帝就是吞天魔帝。不要这么惊讶,本帝绝对没和你开玩笑,当年本帝就是被我那几个不孝徒弟偷袭身死的,只是他们错估了自己的实力,也低估了本帝的手段,这几个不肖徒弟,并不知道本帝当年曾经得到过一门一气化三清的强大神识修炼法门。不然本帝当年在诸天万界也是赫赫有名之辈,怎么可能会被几个小辈偷袭致死。”看了一眼巴菲特,吞天魔帝所在的血色石碑好像出现了一道虚影,冷冷的盯着他看,巴菲特都有些毛骨悚然。

    “那你怎么又会落入今天这种地步,哦,我明白了,先前偷袭的那两人,难不成就是你那两个徒弟?”巴菲特恍然大悟,突然间也明白了吞天魔帝担心的由来。

    “没错,正是那两个人,只不过当年本帝是被我那九个徒弟联手偷袭所致。而之所以本帝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当年本地在和天魔王大战之后受损严重,本源损失极为巨大。不得已之下,也只能通过这种办法涅磐重生。只不过本帝的计划虽好,但是时过境迁,由于天道法则的变化,本帝的计划出现了纰漏,不得已也只能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任凭本帝当年究竟是多么的强大,也无法算到三百万年之后的事情。”叹了口气,他并没有避讳巴菲特的问题,反而语气幽幽的开口给他解释,浑然忘记了刚才他火急火燎的,要让巴菲特远离这片地方。

    “别的不敢说,有一点本道还是可以确信的,那就是在本道万里冰封神通的范围内,任何不属于本道的能量都会被本道察觉,先前本道虽然在专心疗伤,但是也不是全然没有注意外界的变化。但本道并没有从任何的地方发现有属于其他人的力量,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已经暴露了?”点点头,巴菲特同意了吞天魔帝的说法,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便忍不住问了出来。

    “吞天魔帝手上有一个最为拿手的神通,当年这门神通可以说是名震三界,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这门神通的变~态。因为在这门神通的面前,任何隐蔽气息的阵法、法宝、灵器亦或者秘境都无法阻拦这门神通的探查。而我那几个不孝徒弟,虽然没有全然继承到本帝的传承衣钵,但是这门秘法,他们还是懂得,要知道,这门秘法可以最直接的操控天道,唯自己所用,你听到现在,难道还不明白吗?”吞天魔帝解释到现在,便忍不住出声骂道。

    此时的巴菲特在听到他的这番话之后也恍然大悟,他此时也明白了,吞天魔帝刚才之所以会那般表现,究竟所为何事,然而他心中依旧有些不以为然。尽管此时他对于吞天魔帝的那般说法,感到极为的不屑,但是他心中却也隐隐有所警兆产生,于是便毫不犹豫的抄起面前的这块石碑,然后又去看了一眼罗修所在的那个棺材样式的东西,一挥衣袖将其卷起,下一刻他直接心神一动,原本被冰封住的无尽虚空开始层层碎裂,就好像被打破了镜子一般,下一刻,巴菲特的身影,悄然消失在原地。

    而在巴菲特的身影消失没有多久,‘轰隆’一声,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自虚空裂缝中突然间浮现,并且迅速的扩大,直接冲着他们先前所在的这片空间而来,速度之快简直快的不可思议,手掌在靠近这片空间的时候,好像是有灵性一般,停顿了数秒,下一刻,直接将这片空间整个捏爆。

    “该死,又被他逃了!”而与此同时,远在天辰部洲逍遥殿中的许渊等人,也不由得破口大骂,刚才的那道巨大手掌正是他的杰作,只是他抓了个空,忍不住破口大骂,同时再次一点悬浮中间的玉碑,手中的法诀再次不断的打出,开始追踪那老家伙的气息。

    而此时的巴菲特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已经感应到自己留在原地的那道神念分身此时也已经被人捏爆,顿时明白,吞天魔帝先前所言非虚。同时他也忍不住悄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实在是太过惊险了,如果他反应不够快的话,或者是对于吞天魔帝的话不相信,此时他一定早就被那道巨大的掌印直接碾碎了。

    “怎么样,本帝没有骗你吧?我的那几个徒弟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年本帝的威望正是最强大的时候,竟然也能引起他们的杀心,由此可见,当年本帝那么变~态的人也会栽在他们的手中,你想过没有,此时在知道本帝还活着,他们怎么会安心,不把本帝找出来干掉,怎么会安心?”此时被巴菲特抄在手中的石碑,突然间发出一道‘咯咯’冷笑声,吞天魔帝的声音自石碑内传来,语气冷悠悠的。

    “还好你说的是正确的,不然的话,本道绝对会直接将你扔出去。不过现在我们并没有摆脱危机,我总有种诡异的感觉,好像有人正在窥视着我。我想这一定是你带来的麻烦,所以,本道就想是不是要将你抛弃,不然以我们现在的位置根本就无法躲藏。”巴菲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忽然间心中一动,他想起自己根本没必要带着这老家伙走,真的将他留在那里,即使这老家伙死了,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哎,我说我可是救过你们两次了,你就这么狠心,而且你以为你们真的能逃过我那几个徒弟的追踪,即使是你们将我抛弃,我想以他们的秉性也根本就不会放过你们,毕竟刚才你已经出手帮助过本帝,说句难听的话,以他们的强势,根本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吞天魔帝在一听到巴菲特的这番话,便不由得急了起来,忍不住出声说道。

    “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摆脱追踪,不然的话,就像你先前说的那般,此时我们根本就是躲无可躲。你知道老夫此时修为还没完全恢复,根本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刚才我们的飞船又被你这老家伙贸贸然的直接给轰碎了,现在也只能靠两条腿走路了,你想过没有,你被抓~住,顶多是再死一次,本道要是落到你的那几个徒弟的手中,我们还会有好下场,要知道本道被困三百多万年,刚刚出来,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巴菲特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说出来的话更是极为的刺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9/5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