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三百零七章 罗修的异常
    现在的他心中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如果说之前他还对石碑内吞天魔帝说出来的那番话有所怀疑的话,那在他经历了刚才神念分身被碾碎的那一幕之后,巴菲特救彻底相信了吞天魔帝的话。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他忽然间就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件很可能会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又很大帮助的传说。说起来,当年他在天辰部洲听到这个传说的时候,是不信的,而此时结合吞天魔帝先前的只言片语,他此时有八~九分的把握可以确定,这个传说的主人,就和石碑内得这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他想要做到之前他最迫切希望办到的那件事情,那他就一定需要借助神器内这老家伙的力量。

    “暂时来说,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的,躲在什么地方都没有用,你只有一直不停的换位置,才有可能会避过搜索,不然的话,躲在任何的地方都可能被他们找到。嘿嘿,本帝作为最早得到这门神通的人,加上本帝曾经施展过这神通很多次,对于这神通究竟有多么大的威力,那是深有体会地,当年的天魔王躲的那么严实,不也一样被老夫找到他的藏身之地了嘛,小子,这样就可以料想到,凭我们现在的实力,即使是躲到老鼠洞里面也绝对难逃他们的追踪。”石碑内的吞天魔帝好像被巴菲特这么一问明显有些愣住了,他先是沉默的一挥,好像是在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有些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道。

    吞天魔帝明显可以肯定,一旦他真的将这番话讲出去,他所要面临的那就绝对不是被抛弃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如果真被这人扔了,那他的下场也绝对好不了,不仅仅如此,此时他这幅样子也使得巴菲特心生不满。而且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就是他真的很担心巴菲特将他给直接扔掉,因为这里是无尽虚空,即使是他们逃出去,想必以自己那几个徒弟的尿性也不会太过在意,他们所关心的也只有他吞天魔帝的生死。

    “什么意思?你该不会说让我一直不停地跑下去吧?先不说其他的事情,就是此时本道的情况能不能撑那么长的时间还是个未知数呢,而且单单只是以你那几位徒弟那么强大的实力,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手下,一旦我们被他们的人手给包围包了饺子,之后想要逃走,那绝非简单之事。而有件事情,本道要告诉你,以现在本道的这种赶路的速度,这么快的速度短时间内,老夫倒是能够坚持,时间长了就是本道也吃不消的。你个该死的玩意儿,要不是你发疯了一样将我们乘坐的那艘战舰给摧毁了,我们怎么可能会陷入如今这种被动的局面。”而一听到吞天魔帝的这番话,巴菲特就顿时毛了起来,再次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这个古怪石棺,巴菲特的嘴角抽抽的同时又不由得心中恼怒了起来。

    “没办法,这神通既然已经被他们成功使用,那就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停下来的,我想以那几个家伙的实力根本就不会做这种无用功,想必在他们准备施展神通的时候,他们也是抱着必胜的把握来做这件事情的,所以说,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情,你要不想受到本帝的连累,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反而是此时身处风暴中心的吞天魔帝倒是显得极为淡定,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而且很明显,此时的这只蝼蚁也已经和他绑在了同一条船上。他就是说话肆无忌惮了一些,也应该不会有其他不好的事情发生。

    “哦,我大概明白你说这话的意思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一直带着你,那我就甭想休息,而且还一直要提心吊胆的!既然如此的话,你给我一个要我继续带着你在身边的理由,不然的话,当心本道真的将你扔在这片空间当中不管不问。我想很快那些人就会找到你,即使到时候相信他们最先就要解决点你,要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这种强大的秘法也不可能长时间使用,而且说句难听的话,我们还真不够资格让他们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来寻找。所以说我们两个这种无足轻重的人也就不会看在他们的眼中。能否同时抓~住我们,而要是真的抓不住,对于他们而言,也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事情。想必你也不希望本道这么做吧。”巴菲特一直强忍着怒火,直到现在才露出了他隐藏着的目的。

    因为他很清楚,刚才在他出手的时候,他的气息就已经暴露在那两人的面前了,想必以那两人那么强大的修为,怎么可能会放过他这种和两人作对的人。而且他很明显能确定,刚才遭受袭击的时候,那两道气息,其中有一道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来历。而此时再结合之前吞天魔帝说的那番话,很明显就能猜到当年他受困和吞天魔帝的那几个徒弟中的一位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这就更让巴菲特心中不爽了。只是此时的巴菲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要想报仇的话,暂时来看也只能依靠吞天魔帝的手段。

    “哦,本帝大概明白你说这些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了。不过本帝现在这个样子也根本对你的伤势没有任何的帮助。如果是本帝三百多万年没有受伤随后陨落的那种状态,相信以本帝的手段解决你身上的这点小麻烦,那简直是轻松就可以做到的。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有些不怎么妙了,本帝这个状态,也根本就没法施展出帮助你的那些手段,而以你的血脉能力也根本无法施展本帝传给你的一些法门。”吞天魔帝的身影自血肉丰碑中浮现,是个中年人的形象,只不过身体略显虚浮,看不清面貌罢了,整个人倒是显得气势非凡。此时只见他摊摊手,一脸的无可奈何之色。

    其实这也不是他有意推脱,而是此时的巴菲特虽然看似还有那么大的精力施展这样的速度进行挪移,但是从侧面也能说明一件事情,此时的巴菲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正如先前吞天魔帝所言,巴菲特只能坚持三年的时间那绝非虚言,因此,此时面对巴菲特的这些话,即使是任凭他之前再怎么强大,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任凭巴菲特再再怎么说,吞天魔帝也只能做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前辈,咱们要说好,晚辈这次带着你一起逃走,之后你要帮晚辈一个忙,这件事情,前辈没得狡辩,只能答应晚辈的请求,不然的话,那就不要怪晚辈心狠手辣。”巴菲特倒是对于吞天魔帝的话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他对于吞天魔帝的反应也极为平淡,很显然他对于这个答案也早就有所预料。因此,这个时候,他的反应却是有些出乎吞天魔帝的意料。

    “没问题,只要本帝修为恢复,别说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本帝也能答应你,看你刚才和这小子的对话,老夫也能确定当年你应该也遭受了很大的窝囊吧。好像这件事情还和本帝的一个弟子有关,相信本帝的话,到时候本帝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对于巴菲特的这个要求,吞天魔帝倒是没有丝毫的推脱的意思,他直接就同意了。

    “那晚辈就先谢过大帝了,接下来前辈还要告诉晚辈一些关于这门追踪神通的一些要点,不然的话,我们很可能被人包围了。”巴菲特对着他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问起了关于乾坤无极圣法的一些事情。

    “本帝当年也只是使用过这门神通几次而已,因为这门神通的损耗极为庞大,而且还有一个根本就躲不过去的惩罚,那就是施展这门神通的人,绝对会受到天道的反噬,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道的反噬也越来越重。本帝可以肯定,此时施展这门神通的人一定不止我那两个徒弟,应该是他们六个人同时出手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边施展秘法,还有闲工夫腾出手来对着我们出手。”说到这门神通的时候,吞天魔帝此时一脸的自得之色,此时从他虚无的样子,巴菲特也能看的出来。

    “你先前所说的这门神通的消耗很大,究竟有多大?”对于吞天魔帝此时的这幅样子,巴菲特不置可否他转而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呢,他们六个人同时出手的话,短时间内这门神通绝对可以再坚持一两天的时间。”吞天魔帝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因为刚才他明明已经将话说的那么清楚了,为什么此时巴菲特还会有此一问。

    “一两天?你开什么玩笑呢,以我现在的状态,怎么可能会坚持那么长时间。”果然在听到吞天魔帝的回答之后,巴菲特差点跳起来,因为他此时已经知道自己眼下最主要的情况就是想办法摆脱追踪,不然的话,说什么都是废话。

    “你以为呢,要是老夫全盛时期施展这门神通秘法的话,坚持个十天半个月,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然而,对于巴菲特这幅惊讶的样子,吞天魔帝倒是一脸的淡定,他此时却是有些洋洋自得地开口说道,说出来的话更是打击人的不得了。

    “前辈您这么说,晚辈可就难做了,以晚辈此时的这种状态,怎么可能坚持一两天不停的挪移。”苦笑了一声,巴菲特一脸无辜的看着吞天魔帝。

    “哎,也怪本帝刚才太过冲动了,我之前遭遇袭击,刚刚逃出来,有些惊弓之鸟了,不过刚才那艘战舰的防御应该不怎么强大,竟然可以在这种虚空当中,以那么高的速度航行,难不成这东西有什么诀窍不成?”吞天魔帝可是还记得很清楚,之前他虽然也只是轰出了三道血色能量的攻击,但是那强度他可是很清楚的,仅仅只是相当于散仙层次的攻击。

    而就只是这么强度的攻击竟然可以直接将这艘高速行驶的飞船击毁,也从侧面说明这艘飞船的防御确实差的可以。而这正是他比较疑惑的,因为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在宇宙虚空当中这么恶劣的环境之下,以那飞船的防御力怎么敢用那么高的速度进行航行,就不怕撞到宇宙灰尘么?

    “这个你知道的,老夫现在也是身~无~寸~缕,之前老夫被困在一个秘境当中三百多万年,也是这小子救出来的。而无论是老夫疗伤用的灵石丹药以及天才地宝,还是刚才被你打碎的那种飞船,都是出自这小子之手!”巴菲特深深地看了一眼罗修所在的那个古怪的棺材。

    此时他经过吞天魔帝这么一问,他才有些反应过来,要是攻击极为强大的话,以他当时的状况根本就无法带着这小子离开,然而他们竟然可以在那么凶狠的攻击下逃走,由此也能说明那艘战舰确实防御力差强人意。而这小子先前绝对没有跟他说实话,因为无论是修真界还是天辰部洲,他们所造的飞船阵法防御力绝对堪称强悍,尤其是能跨星域航行的那种大型宇宙飞船,绝对属于那种防御力超级变~态的家伙。

    “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子有古怪,也是,一般这种神游境的小修士怎么可能会在承受那么大的音波攻击之下还能保住性命,而且活蹦乱跳的,这简直就有些匪夷所思,即使是这小子的肉~身远远超出其他人,他的神魂可是只是和一般的神游境相当。”对于这份答案,他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即有些恍然大悟。

    想到之前罗修在遭遇到袭击之后的种种表现,他很清楚地知道面前这小子一定有古怪,而且此时面前这个透明的石棺一样的东西,也着实奇怪了一些。尽管他并没有从这石棺中的液体当中发现任何含有灵气的东西,但是从神魂的感应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小子的肉~身正在飞速的恢复,速度之快,简直比使用那些强大的恢复肉~身伤势的灵药还要来的快速。一般的灵药即使能够恢复他的肉~身,但是不可避免的,也会对根基造成一定的损伤,然而在这种诡异的液体当中浸泡着的罗修却是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是啊,先前老夫也以为这小子只是一个普通修士,当时之所以留下他,也是为了施展那门秘法来补充身上的血气。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年困住我的那个门派刚好有人过去,而且来人修为远远不是此时的我所能应付的,我只能带着这小子先跑。之后更是遭遇了我同门的一个师弟,那人所图的也是为了我身上的某种秘密而来。之后更是遭遇到前辈您的袭杀,所以说这次老夫的经历绝对堪称荡气回肠!”巴菲特也跟着附和点点头,此时的他想起自己,自从元辰秘境当中遭遇罗修之后的种种经历,它也能感应到好像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极为的不顺。如果说先前他还没有想那么多,但是通过和吞天魔帝的聊天当中,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种未知的漩涡当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9/5452.html